查看: 2961|回复: 0

容县公安局长落马背后牵出涉黑大案,企业家借3000万还2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月22日,玉林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容县人民政府原副县长、公安局原党委书记、局长赵冬夫,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赵冬夫曾登上《现代世界警察》杂志,被称为容州“福将”,落马前 ,其刚刚被调离容县公安局。
1.jpg

2.jpg


    赵冬夫刚刚落马,媒体人非马影像在公号上披露了6年前的一宗大案,这位名叫杨远宗的企业家因借了本地涉黑人员的高利贷,最后倾家荡产,投诉无门。
以下是非马影像公号原文(有删减),写于2014年:
    广西容县,地处桂东南,中国著名侨乡,旅居海外华侨80多万,自唐朝建立省级行政机构容州路以来,这里就以山清水秀、人杰地灵,文化底蕴深厚,民风纯朴以闻名。
     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侨眷、广西区侨联委员、玉林市政协常委、容县工商联合会副主席杨远宗不幸成为了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目标,在遭受了非法拘禁、暴力殴打、强买强卖之后,他借下赵孟等人3300万的债务,在偿还了2亿元的现金和资产总值后仍然被迫走上了逃亡之路。他的遭遇,成为了该县黑社会性质组织运作高利贷向房地产“谋财”的典型样本。
误入圈套
     今年56岁(指2014年时的年纪)的杨远宗多年来诚信本分经营,从事鲁药生产、特种养殖、水厂等企业, 2008年开始涉足房地产业。几年来,他累计向国家缴纳税金7000多万元,资助贫困生、孤寡老人220多人175万元,捐助地方公益事业700多万元,曾获得“全国归侨侨眷先进个人”和容县“最有爱心的人”的称号。
    2012年6月27日,杨远宗儿子通过举牌竞拍了容县原松脂厂的国有土地34271.42平方米,成交价为1亿元人民币。按照相关部门拍卖时的承诺,该地块应在当年12月前交给中标者开工建设。但在交付地款后,相关部门因拆迁安置等问题未能将地块按期交付。
    交地的时间一推再推,杨远宗一家由此陷入资金无法周转的困局,正在为难之际,有朋友介绍赵孟给杨远宗胞弟说,不需要任何抵押,想借多少就借多少,可帮他渡过眼前的难关。
    杨远宗开始还不太愿意,但经不起胞弟的劝说,同意了。“当时我想,我手上的数宗土地价值几个亿,借两三千万救急,应该不是大问题、并且只要松脂厂一动工,几个月就能还清。”杨远宗胞弟和侄子在2013年7月至2014年2月,先后11次累计向赵孟借款3300万元。由于每借一笔,都要先收一定周期的高额利息,实际到账资金不足3000万元。就是这3000万元,让杨远宗一家走上了绝路。
4.jpg
5.jpg
暴力讨债
    今年38岁的赵盂(指2014年时的年纪,编辑注),曾因犯罪而入狱,几年前刑满出狱。其依仗背后有靠山,在容县有恃无恐,横行霸道,手下纠集了数十人的打手,分工严密。
    眼看2014年春节将至,但松脂厂地块的开发还遥遥无期,赵孟示意手下向杨远宗胞弟追讨借款本金和利息。
    在追讨得不到满意答复后,赵孟开始原形毕露。2014年5月1日,在容县易兴商业楼,赵孟及其手下等人强迫杨远宗低头就范,让其派来跟踪人员当做杨远宗和杨远海身边的司机使用并负责工钱,杨远宗和胞弟不肯,即遭赵孟等人用椅子等暴打,其胞弟头部受伤流血。杨远宗被迫签订聘用司机合同。
    得到杨远宗的签字后,赵孟派人到杨远宗的办公室,实行24小时监控,限制其人身自由,稍有不从就进行殴打,致使杨远宗从没获得自由回家的机会和时间,杨远宗的儿子、胞弟和侄子在被殴打致伤后只好远走他乡躲避,至今不敢回来。
    2014年9月29日,在杨远宗的瑞众房地产公司,赵孟派的手下阿牛带来一帮黑社会人员,用**式枪指着公司员工,喝令不许动。其他人对杨远宗进行殴打,公司员工只能眼睁睁看着董事长被打。杨远宗因此受伤住院,在容县人民医院和玉林市人民医院住院期间,赵孟仍然派人来对杨远宗进行监看,干扰治疗。2014年5月的一天,杨远宗被赵孟等人强行带到容县都峤山森林公园处,进行殴打、辱骂,泼热粥水,极尽侮辱之事。晚上,威胁杨远宗前妻和侄女出来,强迫两人以容县城南水厂的股权作担保偿还1500万借款。
    2014年10月1日,杨远宗的亲大哥因病去世,在赵孟等人的阻挠下,杨远宗无法参与丧事处理,见上大哥最后一面。重阳节期间,侨居海外的叔父,广西知名侨领杨亚生回容省亲祭祖,也因这些人的阻止无法见面。今年以来(指2014年,编辑注),杨远宗缺席了自治区、玉林市和容县的多次政协会和侨务会。据不完全计算,赵孟等人对杨远宗的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长达半年之久。连杨远宗上洗手间,赵孟頫手下都会紧跟着,不给半点空间。
强占资产
    杨远宗家人借款只有3000万元,按照银行贷款利率, 3000万一个月只需要25000多块钱的利息、但在赵孟等人的一再胁迫下,杨远宗先后归还了本金700万元,利息1709.6万元。另外,被赵孟低价卖掉杨远宗饲养的价值500万元的金钱龟、石龟、安南龟、黑颈龟抵高息200万元,强要其胞弟500平方米天地楼1栋、300平方米商品房2套,抵高息400万元,搬走强占了50万元的家具。
    在对方的暴力下,杨远宗还被迫写下了欠息1200万元的欠条,多张550万的借条和一张350万的借条,这些凭空制造的欠款,都是采取非法强迫的情况下签订的。对方是怎么算的,杨远宗已经失去人身自由和正常思维的判断,在这种阵势下,只要有丝毫反抗或者不配合,不是伤就是残,没遭人身伤害而遭人身自由受控制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6.jpg
    有了这些无中生有的借条,赵孟等人更是有恃无恐。为了侵害、刮尽和霸占杨远宗的资产并使其合法化。2014年6月12日,赵孟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本人偿还1500万元的借款合同(前述威胁杨远宗前妻以水厂担保的假借条)。当天下午4时,赵孟派人押送杨远宗到法庭,仅用半个小时,根本没有给杨远宗及其前妻身边申辩的余地,就胁迫其签订了同意调解并归还借款的协议书。不到一个月,就由法院出面,将价值近2亿的水厂资产(40亩城区土地和水厂资产及其收益)作价值4600万元,本来说好的要抵销原借款全部本息债务的,但在签订股权抵扣债款后,赵孟等人拒绝将部分欠条借款交出,人为制造杨远宗仍然欠其3200万元的债务。
    2014年11月2日,容县法院对杨远宗前妻的水厂采取强制措施,将股权转让给赵孟。杨远宗才得换取暂时的自由。
7.jpg
无形的伞
    赵孟是容县石寨镇石城村农民,作为一名有犯罪前科的劳改释放人员,能够在几年时间里翻云覆雨,强占上亿他人资产,背后的权利保护伞值得深挖。
    在杨远宗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和被殴打受伤期间,其本人和家人、公司员工多次报警,但公安部门以民间借贷为由敷衍了事,最终都不了了之。
    在处理松脂厂的土地历史遗留问题上,该县成立专门工作组,县委书记、县长等主要领导多次出面协调,要求加快工作进度。对杨远宗的困难,要求想方设法解决,但工作推进不了,就是其中有某些领导干部从中作梗。
    而对于赵孟等人的诉讼,法院却快速受理,不经调查,就按照赵孟等人的意思予以调解并在短时间内强制执行。据了解,赵孟本人并无多少资金,他的资金来源为容县公安、法院等政法机关以及有关实权等部门一些领导干部提供,据不完全统计,现容县市面涌现专门放高利贷,拥有一批负责巨债的黑帮成员的机构组织约二、三十家,其背后黑幕令人深思。
    在容县城区周边,还存在数个多年经久不衰的赌场,据知情人士透露,每个赌场每天上交给公安机关某些权力人物的“保护费”高达2万元。
    在赵孟为首的高利贷黑帮成员的设套下,容县多位企业家被迫逃离容县,严重损害了容县经济发展的环境,使不少外来投资者打消了投资容县的念头、这其中包括曾经在建国60周年时铸造民族团结柱并在容县巨额投资玻璃钢管道的洪枝文,投资容县天堂湖温泉的深圳企业家潘少基、自治区农业龙头企业鸿大公司董事长陈海泉以及杨善明、李桂标、戴锡南、黄杨传、李柱德、陆列才、唐辉等容县本地知名企业老板。
    2019年4月15日,玉林市公安局打掉了以赵孟、许惠健、刘勉东为首的涉黑恶团伙,初步查实该团伙涉嫌开设赌场、寻衅滋事、非法拘禁、强迫交易、诈骗等违法犯罪事实。至今,赵孟一伙人仍未开庭宣判。
8.jpg


来源:广西乡村振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